2018婺源旅游攻略尽在婺源人家网
婺源人家 > 婺源资讯 > 浏览文章
婺源21棵千年古樟遭遇“生死劫”
阅读 0 来源:新法制报 作者:廖世杰 更新:2009年07月23日

  近日,记者接到婺源县知名的旅游景点江湾镇晓起村上坦组众村民联名举报信,称该村21棵千年古樟生存濒危。

  据村民反映,2007年建起的晓起水电站在设计时,水利部门未依法对库区内的名木古树做勘察论证,在申报材料中也只字未提。电站建起蓄水后,导致地处上游的上坦沿河两岸21棵千年古樟、22棵名贵花木及其余数百棵树木,长期浸泡水中濒临死亡。古村临河建筑、生态环境、旅游资源均遭受重创,村民生活安全也遭到严重威胁。

  记者采访时发现,目前河岸已有11棵大树干枯死去,多棵千年古樟的顶端及枝干也呈现干枯状态。

水电站蓄水后,上游不少树木因被河水浸泡枯萎甚至死亡

村口两千多年的古樟也面临生存危机

  水电站蓄水危害古树生存

  10日下午2时,婺源县江湾镇晓起村景区门口。听说是去上坦古村,拉客的面包车司机善意提醒记者:“上坦有什么好玩的?去看枯树差不多。”

  上坦村是晓起村管辖的一个自然村落,该村除具有历史悠久的徽派古建筑外,村中的古樟树群也是一道特别的风景,许多千年古樟均已挂牌保护。尤其是村口一棵迎客樟,有两千余年历史,在婺源旅游区千年古樟中排第三位。

  在到达目的地后,记者看到,临近古村河道内和沿岸,一棵又一棵或大或小的枯木,让人触目惊心。“我们村是通往江岭景区的必经之路,两年前,还经常有游客停车拍照,甚至特意留下过夜,游客对这里的风景都是赞誉有加的。但今非昔比了!”上坦村民孙思林、孙承福等人激动地说。

  而这些变化,村民们把原因归结为两年前在下游建起的晓起水电站。

  据了解,晓起水电站是由江湾镇引进赣州客商投资建设的,工程控制流域面积233平方公里,正常蓄水位127.5米,于2006年下半年开工建设,2007年6月竣工。

  “建设前,晓起水电站的设计者和老板没有对库区河道内的名木古树做勘察论证,也未向村民调查了解就向上申报。而且在上报的可行性报告中,只字未提古树的情况,尽管如此,水电站建设最终还是获得批复。”孙思林说。

  据悉,这份《婺源县晓起水电站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由婺源县水利水电勘察设计室于2005年12月完成。在报告中,提到库区“主要的植被类型为常阔叶林、针叶林、针叶和阔叶混交林、竹林等”。村民说:“设计者和老板刻意隐瞒了21棵千年古樟的实情,何况还有10棵别的古木树。”

  该报告在“水土保持”章节还提到:“工程建成后投产,由于蓄水淹没,将造成库区130.9米高程以下的山林植被面积破坏。”而村民告诉记者,21棵古樟树及其他古树恰好就是在这个危险的高程范围内。

  村民求助镇政府挽救古樟

  等到水电站正式建成蓄水,村民们先前的担忧也逐步开始得到证实。

  2007年6月9日,晓起水电站开始蓄水发电。截止到2008年4月,“库区河道内21棵千年古樟全部被淹坏,其中1棵死亡,另外还死亡2棵名贵花木紫微树,而受影响的还有20余棵千年香枫、苦株和河柳。”

  2008年4月2日,村民们将一份紧急报告上交到了江湾镇政府,在紧急报告中提到:“村口迎客樟,由于长期蓄水,危在旦夕,陪客樟、牛郎织女樟也受到极大的威胁,虬樟出现许多光枝,昨晚至今早蓄水仍在原水位线上升1米多,如不及时放水,通往江岭风光(景区)公路旁的千年古木生态将彻底毁灭。”

  当时,村民们更为担心的是,随着夏汛的来临,被浸泡在水中的千年古树将面临彻底被毁的危险。因此向水电站提出两个条件:立即开闸放水,恢复原来自然水位;立即派专家研究如何挽救古树群的生命。

  专家鉴定古樟因浸泡死亡

  不久,由江湾镇政府送检江西省林科院,要求鉴定河道内那棵樟树的死亡原因。同年4月17日,江西省林科院三位专家到现场勘察。“当时专家们叹口气,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2008年6月1日,江西省林科院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所出具的《鉴定报告》称:2008年4月17日,专家对委托鉴定的樟树进行实地考察和调研,从现场勘查发现,有两株樟树被水完全浸泡,其中一株死亡,其余樟树未见浸泡也未见死亡。

  通过病情指数和虫害级别鉴定,可确定死亡的樟树不是病虫害致死。樟树是比较耐湿的树种,喜欢生长在有水源的地方,但是樟树的全部根系长期浸泡在水中,会对生长造成影响,甚至出现死亡。通过现场考察和走访,确定那株樟树死亡的原因是由于长期被水浸泡所致。

  报告还指出,另一棵完全被水浸泡的樟树,如不采取保护措施,也可能因根系全部被水浸泡而最终死亡。距水较近的樟树由于水位上涨,改变了树木生长环境,其生长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专家们最终还提出了3项保护措施:在距树干3米处建挡水围堰,在围堰内侧填满土,以利于树木根系呼吸;适时调节水位,避免树木根系长期浸泡水中;电站蓄水按现设计为准,不再抬高水位。

  公证协议对水电站形同废纸

  2008年9月28日,在江湾镇政府和晓起村委会有关负责人的见证下,上坦村民代表孙思林、江全林与晓起水电站签订了一份协议书。

  该协议书中约定:由电站出资,按省林业专家论证的意见,完善樟树的保护措施;按专家意见适时调制水位;除汛期外,大坝平时水位控制在海拔127米蓄水发电;如电站以后转让或出卖,必须将该协议同时转让第三方电站股东履行。

  为了保证协议履行的合法性。该协议同年10月16日还经婺源县公证处进行了公证。“但这还是没有用,约定的条款水电站方面几乎都没有做到。”村民说,由于该协议没有约定违约的责任追究,对于水电站方面来说形同废纸。

  河水变死水影响村民正常生活

  从上坦距离水电站1公里的河道内,记者粗略计算,树枝完全干枯死亡的大树至少有11棵,而这些死亡的树木多是根部已被水完全浸泡或临水非常近。

  “这些死去的树,除3棵外,其他的都是樟树。”村民说,除1棵死亡外,其余古樟也已出现了稀疏、落叶等特征。

  水位上升给古村带来的影响不仅局限于古树,孙思林告诉记者,由于水电站蓄水,古村临河建筑、生态环境、旅游资源均已遭受重创,村民的生活安全也遭到严重威胁。

  “这对我们的旅游生态来说,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孙思林说,以前年年来古村旅游、写生、摄影和采风的游客络绎不绝,“如今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他向记者出示了一叠蓄水前拍摄的照片,与现在的古村相比,变化非常明显。

  “蓄水前,村口沿河道路下面做了上下平渡堰,形成的数米宽干涸河滩变成了一条安全带,确保行人安全,但如今堰和河滩都被淹没,安全带不存在了。另外,由于河道现在形成了水库模式,河水变成了死水,大量的生活污水和垃圾、漂浮物都聚集和沉淀在水中。以前,我们都是到河里直接挑水喝,现在这水谁还敢喝!”

  水电站支付8.4万完善保护沿河古树

  15日下午,晓起水电站股东之一的曹炎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对于水电站河道内死亡的那棵古樟,他表示,其实在建水电站之前就已经死亡。至于记者沿途看到的其他死亡树木,他认为多半是修建从村中穿过的高速公路时,施工方不慎弄死的。

  水电站的建成,是否给上坦古村带来了一些变化?曹炎生说:“客观地讲,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是樟树本身就需要水。”他强调,投资水电站已经花了450多万元,自己本来就不容易。

  曹炎生告诉记者,对于那份经过公证的协议,他们一直在遵守,“我们通过晓起村委会一共给了8.4万元,用来保护上坦沿河的古树和河堤安全、装路灯等。”只是上坦村目前并未开工。

  江湾镇镇长汪晓波告诉记者,为了有效监管这笔钱的使用,水电站方面给的钱目前都在村委会,由于现在是汛期,不太适合对河道等进行施工,所以下一步将尽快对一些安全隐患做好防护措施。

  汪晓波同时表示,在已死亡的树木中,有的确实是在修高速公路时候不慎弄死的,“水电站的建设给古村的环境影响应该是积极的,在这方面,我们也请过一些水利、林业和旅游专家进行过评估。”

  当地公务员参股水电站

  在采访中,有村民反映,晓起水电站有婺源当地公务员参股,“其中一个叫方民权的股东,是县公安局的干部(曾担任了县治安大队长,现在为普通干部),他经常代表水电站同我们谈判。”

  对此,汪晓波表态说:“别的我不清楚,但我可以保证江湾镇政府没有干部参股。”

  对于村民的质疑,曹炎生解释说,水电站一共有大股东5人,另外20多个小股东大部分为赣州龙南方面,只有少数是婺源的。但他承认方民权是股东之一。

  而方民权也没有否认,他向记者承认:“水电站的投资商是我负责牵线从赣州招商引资过来的,他和我是好朋友,因为他认为要找些本地人入股才放心,所以让我也从银行贷了4万元入股,我觉得这是人之常情。”


网站图文转载,如有侵权请反馈我们
文章点评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介绍-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包车租车- 宾馆酒店- 在线留言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