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婺源旅游攻略尽在婺源人家网
婺源人家 > 婺源资讯 > 浏览文章
"最美乡村"是否清纯依旧?——婺源旅游"标本"
阅读 0 来源:江西日报 作者:江仲俞 更新:2009年05月13日

  有一篇名为《选务虚主义的花朵》的小说,发表在5月一家全国性大型综合晚报上,其中有一段话,让作为一名江西人的记者,读后很自豪:

  “他们在热恋的时候一起南下婺源拍摄最美的油菜花,穿越大半个城市去吃杂志上介绍的双皮奶,那简直是一段黄金时代……”

  有“双皮奶”的城市,可以是顺德,也可以是广州,但说到油菜花,只有婺源著名。婺源,走出了只出现在旅游推介说明文字里的时代,走进了文学作品虚构的情节中。如今说起婺源,已经不需要在“婺源”两字前加上“江西”或在后面打上括号,注明“旧属徽州,今隶属江西”。就像说到威尼斯、说到杭州,不再需要累赘的说明一样,婺源,不只是江西的,而是中国的,是中国旅游的一个符号,一个标本。

  但是,婺源从真正意义上的有旅游业算起,只有10年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一个全国著名的旅游品牌,让人不可思议。婺源旅游“标本”的正反面,在婺源声名如日中天的今天,由此被广泛关注。

  这个中国最美的乡村,是否清纯依旧?

  门票的“反面”:封杀

  “正面”:爆满

  一个月之前,油菜花开的季节,在全国旅游界闹得最猛的一件事是江浙沪一带“封杀”婺源“一票制”。网上声讨婺源的文章很多,呼吁各旅行社、游客抵制婺源,不要到婺源旅游,因为婺源对县内各景区实行“一票制”,即无论你游遍婺源已开发的12个景点,还是只游览一个景点,通通买一张票:180元钱。

  舆论有时是把“双刃剑”,骂声的另一面,恰恰说明了婺源的价值。“一票”击起千层浪,虽然让婺源始料不及,但无形之中让婺源看到了自己在旅游市场的分量。果然,这边是声讨阵阵,那边是客流滔滔。来看油菜花的游客量远远多于以往任何一年。婺源县许多干部对记者说:“今年前四个月,婺源游客量同比翻番,真是想不到。而且没有淡旺季之分。”距江岭约5公里的晓起村群众说,到江岭的车子,一辆接一辆,前看不到头,后看不到尾,即便是久居乡下、每年都种油菜的其他村村民都大为不解:“江岭的油菜花这么好看?!”于是,江岭村附近的村民也争相来到江岭,到后叹为观止:这里不仅是花的世界,更是车和人的海洋。

  当然,游客爆满与封杀旅游线路不一定存在必然联系,但是,从“封杀”的声音中,婺源人在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特别是在涉及游客利益的问题上,敢于正确对待。比如“一票制”受到质疑后,立即出台了“一票制”和单个景点门票并行的“双票制”。受到了游客欢迎。

  钞票的“反面”:铜臭味

  “正面”:藏富于民

  不久前,一家国内颇具影响力的报纸,刊出一篇文章,提醒婺源不要充满了“铜臭味”。文章见报后,全国各大网站纷纷转载。

  记者跟踪婺源旅游业多年,对如今婺源的商业气息之浓,也有些担忧。日前,记者在婺源了解到,即使婺源人,也觉得宾馆的房价较高,尤其是节假日,普通的标准间,一晚房费五六百元。不管旅游业商业味道多浓,接待性旅游还存在。所以,房价居高不下,不仅旅行社有意见,婺源县直机关单位、乡镇和城乡居民也暗暗叫苦----接待性旅游负担重。

  这篇文章指出:“旅游市场仅仅依靠门票的做法并不可取。旅游应该多样化发展,并注重旅游附加产品的价值开发。”作者拿杭州举例:“ 2004年国庆黄金周期间,由于杭州大多数景点免票,外地到杭州的游客达到140万人次,在杭州平均逗留时间延长2.8天,接待外地游客的旅游收入同比增长了51.43%。杭州西湖南线未取消门票之前,每年的门票收入为600万元。取消门票之后,人气剧增,仅沿线商铺每年的拍卖总收入就达到700万元。”由此得出结论:“旅游开发应该向杭州西湖学习,取消门票,还利于民。”

  这里暂且不论杭州与婺源的区别、景区性质和历史沉淀的不同。我们只要了解婺源旅游业的发展史,便不难发现,婺源最早就是敞开大门让游客进来旅游的。20年前,婺源县开发灵岩洞,适当收取一定的门票费,但由于各种原因,到灵岩洞旅游的人少而又少,后来,灵岩洞旅游基本趋于以接待性质为主:游客都是贵客,为贵客买单的全是婺源人。

  现在回过头分析婺源旅游业的发展之路,正是当时让旅客来免费旅游,才使得婺源赢得了名声。香港著名摄影家陈复礼先生在婺源一呆就是十天半个月,送给婺源“中国最美的农村”的美誉。经过这十几年的建设,婺源沿着“中国最美的农村”这条道路,边走边完善,终于成为公认的“中国最美乡村”。

  敞开大门迎游客,目的就是藏富于民,最终受益的是婺源老百姓。婺源农民的房子,黑瓦白墙,坚固实用,宽敞明亮,在全国农村中最美;婺源农民的口袋,绝大多数“不差钱”。在婺源乡村,由于旅游业发展太快,到底有多少农民从事旅游业,搞农家乐,数字之大,连旅游和统计部门都难以掌握准确。

  但是,婺源县级财政如何?多年来,婺源县财政收入在上饶市管辖的10多个县(市、区)中,一直处在最后一个“梯队”。

  “名片”的“反面”:舍得“吃亏”

  “正面”:“窗口”更亮

  “中国最美乡村”是婺源的“名片”,这张散发着绿色和文化气息的“名片”,是江西的“窗口”。为了擦亮这扇“窗”,婺源正确对待取舍,走上了一条科学发展旅游业的大道。

  财政不丰,是婺源人不会办工业?不是;是婺源不会搞流通?不是。婺源放弃了很多大企业落户的机会,婉拒很多税收大户的频频示好,更下决心关掉了吃木头的近200多家企业。

  如果要讲工业GDP,婺源干部拿不到政绩。但是,婺源人拿得起、叫得响的是“绿色GDP”。

  有人说,婺源是摄影家的乐园,婺源要感谢摄影家,是摄影家让婺源扬名世界。这不确切,是婺源人保护生态的意识和全国首创的群众自发性建立自然保护小区的做法,让摄影家在婺源找到了创作的源泉和灵感。

  有人说,婺源要感谢记者,因为记者通过手中的笔和摄像机,让婺源蜚声海内外;这也不确切,是婺源人敬畏自然和保护自然的经验,给记者提供了丰富的新闻素材。

  所以,真要感谢的,还是婺源历届县委、县政府,是婺源老百姓。所谓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没有婺源县委、县政府和老百姓对生态与文化的保护和发掘,没有坚持不懈发展生态旅游业,婺源就没有今天。

  保护生态、挖掘文化发展旅游业,是要经受住寂寞的,更要舍得吃亏。但是,当旅游业一旦成气候后,婺源所发挥出来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便很可观。正因为这样,婺源才能够成为江西的一张“名片”,成为旅游业的一个“标本”。

  记者手记

  一位一直参与婺源旅游业开发的专业人士告诉记者,婺源旅游的原始形态是农民办旅游,村村办旅游,而且婺源景点分散,游客量激增以后,一些矛盾渐渐凸显出来,这是发展中的问题。有理由相信,婺源人能够在旅游业中冷静思考和妥善解决这些问题。

  5月8日,记者在上海开往南昌的D95列车上,遇见3位游客。闲谈中了解到,她们刚从婺源旅游归来,乘坐旅行社的客车到鹰潭上火车,然后到南昌转乘D205回长沙。她们对婺源提出3点建议,一是要限制游客量,二是限制开发景点,三是管好旅游垃圾。从纯粹的接待性旅游到应接不暇,这是婺源旅游业发展的第一阶段;从应接不暇到限制游客量,限制开发景点,这是婺源旅游业开发的第二个阶段,完成这个阶段,就是另一种新境界。到了这一境界,婺源的山将更青,水更绿,人更文明。(江西日报:江仲俞)

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于我们联系,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文章点评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介绍-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包车租车- 宾馆酒店- 在线留言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