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婺源旅游攻略尽在婺源人家网
2019婺源旅游攻略尽在婺源人家网 > 景点介绍 > 浏览文章
妩媚烟雨寻江南 花开婺源踏青行
阅读 0 来源:搜狐旅游 作者:佚名 更新:2014年03月01日

  2014年 2月24日 婺源油菜花 即时情报:

  23日天晴,小编下午去婺源江岭梯田及东线、北线、浙源等实地实景对婺源油菜花状况进行了考查。发现有极少数本地油菜已开花,本地油菜花面积不大,不是主流,主流的杂交品种油菜估计要到三月初(3月5号左右)慢慢陆续开放。杂交油菜估计还要 15天才能进入最佳观赏期。今年的赏花期应当在 3月10号以后,江岭10万亩梯田油菜花估计要到 3月15号左右逐步进入最佳期。

  油菜花总体状况预估:根据入春以来今年天气表现状况及油菜花生长状况,2014年油菜花最佳观赏期应该会是在 3月10号以后至4月15号左右,比前年要早些,比去年要晚些。

  江西婺源归来,我无语。有些美丽,只能在记忆中慢慢地沉淀,静静地记起。所以只有套用汤显祖的话: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忆江南之一:江岭梯田油菜花,万亩层尽染。

  不知是什么时候,在国家地理杂志上被“中国最美的乡村”那烟雨迷蒙中的黑瓦粉墙古徽州民居,那灿烂铺张到天边的油菜花田所打动,一直萦绕在心里。前年和父亲回老家时正是春天,却没能到婺源。去年在花季又准备去的时候,因为工作未能成行。今年早在一个月前就做好了准备,却在临行前又情怯。有人说:春天来婺源,你什么都不用带,只带上自己的爱人和好心情就行!想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和秋风丑石在黄河边听春雨。北方的春,多了几分大气和开阔,一样的桃红柳绿,总觉是有情丈夫,小女人缠绵的心事无处可寄。我没有爱人可以相伴而去,不免有些自欺欺人地想:人生何处无春天?你看这河边春色,不是一样的美吗?

  就这样上路,一觉醒来,正是拂晓时分。车行在婺源地界的公路上,眼中已是婉转清秀的江南。正是江南春好处,所有的色彩都尽情地绽放,又被淡淡雾霭点染成朦胧的水粉画。就像一位清纯的少女刚刚梳洗完,青山是她的青青秀发,碧水是她的盈盈明眸,烟树是她的黛眉,绿野黄花是她的裙袂,浅粉桃花是她腮边一抹羞涩的嫣红。回到常常入梦的杏花春雨,小桥流水中,心事忽然潮湿。如果,我一直长在这里,会是一个温婉顺从淡定的小妇人吗?而现在,我成了如风的女子,行走在心灵和尘世的边缘。说不清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南北方的差异,一时真的有些恍惚了。

  在下晓起村住下,没有细品小村味道,先到江岭看油菜花。江岭的油菜花梯田最成规模,放眼望去,一层层,一片片,把烟雨染成金黄,人似乎行走在金黄的梦境中。片片落花雨,满溪流水香。衣服和鞋子沾上花粉,拂之不去。即使这么多的花田也没有给人盛大的气质,反而更觉一种清雅。循着小溪逆流而上,人迹稀少处,更为楚楚动人。

  春雨轻轻滴落,花和水更加明艳润泽。期盼着,逢着一场烟雨,沐浴自己的心田,让它更加恬静。而这场烟雨,恰好在此刻到来,青山不墨却是山水写意,溪水无声正是琴声有声。这样的金色画卷,铺卷在脚下,背景是远村溪山疏疏一树桃花。有些美丽,只存在于心中,却无法用言语或画面来表达。手中的相机,这时也沉默了。

  这样的地方,确实适合和相爱的人,携手漫游,默契在心。而我和悠然,两个淡淡的女子,亦是开心。一次次庆幸着我们的英明决定:当众多游人蜂拥上梯田的时候,我们流连水边,看到了最美的花和最真实的静,众芳摇落,我们又拥有了整座春山。

  黄昏时分,从山上下来,朦胧的雨中意犹未尽。也许,以后的时光,不会再在一个春天的午后,恰逢一场春雨,恰逢一座这样层层绽放的春山。

  而我恰好在此时经过,记忆里就有了湿漉漉的金黄的芬芳。

  忆江南之二:烟雨后,最美是村山。

  婺源现属江西,古时却属徽州。自东晋乱世北方士族南迁始,历代文风鼎盛,人才辈出,曾有“书乡”之美誉。明清数百年,徽商崛起,成就事业后不忘光宗耀祖,回乡大修宅第祠堂。美丽的自然风光,古朴的人文景观,使婺源成为中国最美的乡镇之一,而思溪延村可算作是婺源最美的地方。

  思溪延村分为延村和思溪,群山环绕,一水横亘,小桥流水,黑瓦白墙,枫樟流荫,青石小巷曲曲折折,一片清秀的田园景色。而村中保存完好的明清建筑,像百寿花厅,明训堂,余庆堂,培训堂等,气派堂皇,幽深几进,让人很容易就想像到古镇当年的繁华与显赫。烟雨中,撑一把油纸伞,沿着湿漉漉的青石板路,走向雨巷深处,仿佛自己就成了戴望舒笔下那个有着“丁香的模样,丁香的颜色,丁香样结着愁怨”的丁香姑娘,只是我的脸上没有愁怨,也没有在雨中哀怨又彷徨。

  随意走进一座安静的古建筑,与看花的人流相比,有着一份冷清落寞。油菜花在近几年被世人风靡,而这些徽派建筑已随世事沧桑几百年。站在天井看天空,一丝天光淋着丝雨,空落而安静。登上狭窄而陡的木楼梯,咯吱咯吱的声音令人心惊。推开一扇有着精美木雕的小窗,看到的也只能是人家屋顶的青苔和层檐,那雕栏和窗外的冷寂,似乎都在诉说着沉重和压抑。所以,想像着那百年前徽商的女人,任窗外春光无限,都与她无关,美好的青春和梦想就在这沉重的禁锢中渐渐逝去,是何其悲哀!走出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曾经的文化不再辉煌,徒留山光水色,在雨中沉默。所以有时觉得世间一切,最终都会随雨打风吹去,烟消云散,只有山水依旧。思溪明净的水面、古老的通济桥、斑驳的墙壁,静静地见证着岁月变迁。

  忆江南之三:深巷里,还傍杏花行。

  徘徊在思溪和李坑的古老深巷,时光仿佛在这里停驻。依然是巷口双眼古井,彩虹桥下那悠悠碧水,水边的苔痕水草,浣衣的妇人,专注的孩童,那年曾入画的小桥流水人家,现在依然被写生的孩子们写进画框。墙外的那枝梨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粉墙依旧斑驳。撑一支长篙,在清溪漫游,站在水边,帮人家洗着青绿的雪菜。坐在月亮门前悠闲地喝茶,边欣赏着门外的风景,而自己不小心也成了风景。

  入夜,和悠然就着新笋腊肉,细嫩的油菜苔,相对而饮江南查氏家传十一代自酿的青梅酒。酒是米酒,温婉地绿着。“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花露重,草烟低,人家帘幕垂。”饮着青梅酒,吟着青梅诗,不觉迷醉,脸上飞起一片晕红。不知是沉醉这春色,还是沉醉于朦朦胧胧的心事?天青色等烟雨,我在婺源等你。寻梦到婺源,悠悠一梦,就在那妩媚烟雨,流水小巷的灰白青绿画卷,就在那沧桑流韵,古朴自然的意境中。是谁在小巷的转角处,撑一把旧雨伞独行,迷蒙的雨丝,将他的背影斜织成褪色的诗句?

  归家路上,我小心翼翼呵护备至,把竹筒装的青梅酒,桂花酒,血糯酒,完好带回来。当晚,邀知己良朋,将婺源春色细细地品尝,慢慢地回味。

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于我们联系,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关键字:
文章点评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介绍-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包车租车- 宾馆酒店- 在线留言
关注我们